利晨_停止更新中

直男,腐男集齐一身,而且是一个有好脑洞坏文笔的家伙。也是有两个孩子的父亲。叫我利晨就好啦。最近沉迷于长谷部。
只有段子,文三次only
文笔差到没人有……
有点抑郁……

五虎退回来了

【庆祝修行回来的五虎退】
【特别特别ooc】
【作者智障注意】
【心疼日本号一秒】
【文笔幼儿园】
  早上,日本号打算去田里进行畑当番。经过大门的时候看见了站在门前的一期一振。“一期一振?”“哦,早安啊,日本号殿。”一期一振回过头,对着日本号说。“早上好……不过,你在这里干什么?”“五虎退的修行结束了,我打算在这里等他。”一期一振温柔的说。这句话让日本号回忆起三天前五虎退主动提出修行的事情。“你还真是对你弟弟很好呢……不过主没有和你一起等吗?”“主殿最近都很晚睡,我已经拜托长谷部殿去叫主殿起床了。”
【审神者房间】
  “主,起床了。”“再让我睡一会……”“主,今天五虎退修行回来了。”“哪有那么早回来,再让我睡十分钟就好……”
【大门前】
  “但是,我知道那家伙去叫主起床的话,主绝对会很晚起床的。”日本号笑了笑。这时,大门打开了。从小小的开口出露出来一个白色的毛茸茸的脑袋。“五虎退!”“一……一期哥!”一期一振直径走上去,他真的很担心五虎退,到处询问五虎退的情况。毕竟让弟弟一个人去修行什么的……“哦,你回来了。”“日本号先生……”五虎退看见了站在离大门不远的日本号。“可……可以回避一下吗?”“为什么?”“因……因为我带着它回来了……”五虎退将门完全打开,日本号看见门后的那只白色的大老虎,发出了尖叫。如同少女见到老鼠那样的尖叫。“啊——!”声音响彻整个本丸,审神者也被吓醒了。
  和长谷部来到门口前,他们看见修行回来的五虎退,一期一振和躲在一期一振背后的日本号。问了一期一振才知道事情的经过。而这件事情让日本号被长谷部笑了一段时间。
【小外番】
审:明明五虎退带着五只小老虎出去,为什么回来就带着一只大白虎呢?难道是合体了?
退:不是那样的,主……

一个小小的妄想

【不务正业系列】
  之前查过资料,说是实休光忠是信长最喜欢的刀,本能寺之变最后用的是他。那么,长谷部应该有点嫉妒他吧……被信长所喜爱,自己却那么轻易的下赐给黑田。【最后做了黑田家的小公主(XD)】如果【重音】实休光忠实装了,长谷部会不会觉得主会像信长一样呢?【不会!婶婶是爱你的!长谷部!】
  安宅切和日光一文字也是黑田家的刀,比起日本号和博多来说,应该更有话题……【大概吧】我觉得长谷部应该比较羡慕安宅切,毕竟被主用过了也不会随意赐予【?】如果实装之后应该会和黑田家的其中一位会有回想【不单单指长谷部】,不过,应该不会实装的,毕竟没有那么多番号了……
【觉得长谷部和长船派的刀接触好多啊……信长那就25把,黑田家又遇到了一把……(安宅切是備前長船祐定的作品)不得不佩服长船派的高产……】
  以上纯属个人妄想。

刚刚刷了一遍6-4,6-4王点达到A了就掉了个日本号二号机……
难道号叔是6-4王点达到A点击就送吗?【buni】
话说,日本号在6-4的掉率是多少……

一道物理题

【最近补物理补疯了……作为一个男孩子理科不好不是我的错……】
【爱到深处自然黑√】
【长谷部相信我,我是爱你的……今天晚上不要让我睡沙发好不好?】
【信长公出现注意】
【物理题注意】
【不是很懂物理量注意】
【脑洞大如天】
  (阅读下面的材料,回答问题。)
1571年,织田信长火烧比叡山时遇到了一个反抗他的坊主。织田信长和坊主产生了矛盾,之后坊主逃跑,躲到食器棚下。织田信长抓不到他,便用自己身边的“压切长谷部”按压在食器棚上,然后向下按压,将食器棚连同躲在里面的坊主砍了。
  问:如果织田信长用60N的力气按压“压切长谷部”,而“压切长谷部”压在桌子上的面积为0.9╳10³㎡,那么,食器棚所受到的压强是多少?
【正在做物理题的审神者:长谷部,把你的本体拿来,我要把这个出题人给压切了!】
【bug修复:当时还不是叫压切长谷部,而是烧完比叡山之后叫的√】
【来吧,尽管打我吧√】

非洲审神者的变欧之路

【非洲男婶只有三把四花刀……其中的一把还是送的……】
【来纪念一下我那锻出两把四花刀……】
【按照锻出的时间顺序】
【ooc】
【文笔幼儿园】
【男婶是16岁】
【一点点的主╳刀】
  (日本号,大概是第二次还是第三次锻号叔的时候,那时我还是个新人审神者)
  “又是限锻……今天还是最后一天。”审神者看着政府给的公告,心中有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呃……上次限锻数珠丸让我的材料透支了……”“的确呢,限锻结束后您让我们去出征,结果太郎桑带着重伤回来了。”作为近侍的石切丸坐在一边吃着团子。“大太刀那恐怖的修复材料……想想都觉得可怕。”审神者不禁打了个寒颤。“反正我又不喜欢大叔类型的……”“那主喜欢什么类型的?”“长谷部就很好。”“……”石切丸吃掉最后一个团子,他表示很无奈。“不过,石切。”“什么事?”“今天我们去试试可不可以锻出御手杵怎么样?”“主你还不死心啊……”“试试嘛,又不会怎么样。加上你的祈祷决定可以锻出来的。”“好吧……”
  于是石切丸就被审神者拉去锻冶所了。
  “哎?同事锻出了御手杵?就用这个公式吧?”“应该可以……”“来吧石切!”“好!”【两人折腾了一会】“是三个小时哎?不会又是烛台切或者是其它的吧?”“不知道呢……”“算了,等时间到了之后再说吧。”
  第二天早上。“哇,睡过头了……”审神者拉着石切丸走去锻冶所。到达之后,审神者看见了长柄武器的影子。“御手杵哎!”审神者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然后将小纸人交给石切丸,让石切丸去召唤。然而结果出人意料。“日本第一的枪,日本号。现在拜访。你,在我来之前喝了多少杯啊?……你们这是什么表情?”“我以为锻出御手杵了呢……而且我不喝酒。”“主,日本号也不错了……”石切丸无奈笑笑,说。
【这是当时的情景√】

(一期一振,一期一振锻出率up!)
  “哇!一期一振啊!长谷部!”“是啊,主。”“我说,我们去锻锻看怎么样?”“……又要收集新的刀剑吗?”“不要那么委屈啦,当做是为了粟田口家想想。”审神者拍了拍长谷部的肩膀。“其实我最喜欢的是你哦。”“……主……”“好啦,去看看吧。”于是审神者拉着飘花的长谷部走去锻冶所。
  【锻冶所门口】
  “试试750吧,木炭750,玉钢750……”“需要御礼吗?”“那倒不用……好了。”将材料交给锻刀匠,看着他走进锻冶所后,被告知新刀要三个小时二十分钟才可以锻出。“Yes!”“主?”“粟田口家的大哥要来了。”审神者帅气的从口袋里拿出加速符,然后交给了锻刀匠。“来吧,长谷部。”审神者将小纸人递给长谷部,长谷部用双手接过,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小纸人放在刚刚锻造好的刀剑上。“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手中锻造的唯一一把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出了!出了!其实我也是欧洲人!”审神者很激动,“太好了……长谷部……我终于可以拜托非洲人的头衔了!”审神者抱着长谷部,喜极而泣。“主……”“……那个……有人理一下我吗?”

【万圣节三十题】

【对,还是我这个213写手】
【我爱万圣节√因为有糖】
【这篇东西只写出一部分的万圣节活动,喜欢就好√】
【欢迎捉虫】
【看起来很难写……】
1.万圣节前的准备
2.刻南瓜灯
3.夜晚的到来,狂欢的前奏
4.没有活人的大街
5.“Happy  Halloween.”
6.Trick or Treat
7. Trick and Treat
8.最棒的恶作剧
9.糖果与各种各样的点心
10.鬼屋探险
11.被吓到了
12.爱捉弄人的幽灵
13.吸血鬼
14.狼人
15.骸骨
16.南瓜杰克
17.巫师与黑猫
18.恶魔
19.教堂里的神父
20.南瓜派与稻草人
21.那个白色的东西是……
22.面具
23.万圣节派对
24.嗜糖者
25.给我属于你的糖果
26.怪谈讨论会
27.死者的节日,生者的狂欢
28.属于鬼怪们的游行
29.来啊!狂欢到天亮
30.黎明的到来
【不嫌弃就好】
【不是很全面的万圣节清单?】

白色的团子与海盗与玛利亚

【海英+米团╳公国普】
【不要问我这个脑洞怎么来的我也不知道hhhhhhh】
【喜剧风?】
【ooc注意,这个基尔不会说英语,但是可以听懂一点点,亚瑟会用他所学过的德语来和基尔伯特交流】
【我一直觉得基尔在成为王/国之前是很纯洁的√】
【文笔幼儿园注意√】
【特别短……】
【米团是看本家和自己印象写的√】
  “亚瑟你看!”“这是什么……?”亚瑟好奇的看着基尔伯特手上的白色物体。他觉得基尔伯特手上拿一个类似于团子的东西,上面有表情的团子……“呃……你在哪里捡的?”“不记得了……”基尔伯特抱着团子说。“总感觉好诡异啊……”“不过亚瑟,它的手感很好的!不信你揉揉看。”说着,基尔便揉了揉手里的团子,团子还会发出“HAHAHAHA”这样的声音。然后他递给亚瑟。“……”亚瑟想了一下接过团子。“越看越觉得奇怪……”他心里想。但是接过团子之后,团子的表情就变得不对劲了……怎么说呢……有点恐怖这样吧……“有点恐怖啊……”然说完后塞回了基尔伯特的怀里。“亚瑟你怎么了?”看见团子被塞回基尔伯特怀里后,团子的表情就变得和之前看见的一样了。“不……没什么……”亚瑟真的很担心,基尔伯特的好奇心很强,又很单纯,他真的怕到时候出了什么意外就不好了……比如被自己的头号死敌拐走什么的……“不过,这个东西还真是可爱啊……”基尔将团子转过来,看着上面的表情。“FA♂Q.”“呃……?”“……团子……说话了?”两人都震惊了。“亚瑟……它说的是什么……你?”“基尔,快把那东西扔了。”亚瑟严肃的说。“哎——,为什么?”“听我的,那东西可能对你不好。”“好吧……”
  最后还是偷偷的留下了……亚瑟并不知道。
【N年后……】
  “HAHAHAHAHAHA,基尔!今天要来Hero家玩吗?要一起看恐怖片吗?”“kesesese,可以啊。”
【亚瑟的内心似乎是崩溃的……】

长谷部君变成女孩子了!?【假】

【庆祝部部帮我过了6-4】
【脑洞来源于p站上的性转图√】
【看起来并没有cp向事实上是烛压切的文】
【16岁的女审出没(看起来像是之前某个男审性转)】
【女装注意】
【文笔幼儿园注意】
【ooc,长谷部可能比较死板……】
【句子不是很流畅】
【一点点的主压切就不蹭tag了】
【可能以后会有真的变成女孩子?】
【直男杀手长谷部系列?】
  现在是深夜12点,审神者的房间还亮着灯。“好无聊啊……但是又不想睡觉……”审神者百般无赖的咬着棒棒糖,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等等……”像是看见了什么,审神者变得精神了。“啊啊……好可爱……”她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画,感叹道。“也许,我也可以这样……”
  第二天早上。
  “兼先生!主!我们出征回来啦!”堀川国广在院子里喊着。是昨天晚上去打夜战的队伍回来了。“哦,堀川,欢迎回来。”听见声音的和泉守兼定从手入室里出来,去迎接回来的队伍。“堀川国广,你先带队伍受伤的刃去手入室,我去将战绩报告给主。”“好——。” 
  于是就这样分工了。
  “主!我们……”拉开审神者房间的门后,发现里面没有人。“……主去哪里了?”“找我吗?长谷部?”审神者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主,我们刚刚完成了夜战,这是战绩。”“好的,我知道了。你先过来一下。”长谷部被审神者拉进了房间里。
  审神者让长谷部坐下,然后自己去衣柜里找东西。“主……您又想让我穿什么奇怪的衣服?”“才不是什么奇怪的衣服呢,长谷部。”审神者开始慌了。“那上次的……”“那只是一时想看看啦!”长谷部还没有说完就被审神者打断了。“那……”“那次也是!”审神者突然停下了翻找,然后拿着一叠衣服和一顶煤色的假发走到长谷部的面前。“这是……”“裙子,吊带袜和假发……”“……请容我我拒绝,主。”“就一次嘛!”“主上次也是这么说的吧?”“这次是最后一次!”“……好吧……”长谷部很无奈,比较有这这样的主,但是他认为好过前主。
  “是这样吗?”“对对,戴上假发就完美了!”于是长谷部拿过假发,带了上去。“好漂亮……”审神者盯着长谷部感叹道。紫色的裙子,白色的礼服衬衫,黑色的腹带,黑色的吊带袜,像成熟女性那样,一定会吸引很多的男人吧?“主?”“好像还差一点点啊……啊,长谷部,蹲下。”虽然不知道审神者要干什么,但长谷部还是乖乖照做了。然后审神者就绕道了长谷部的后面,说:“别动,我帮你扎头发。”“……是。”
  好一会之后,审神者拿来镜子,摆在长谷部的面前。“看吧,长谷部。你很漂亮呢……”看着镜子前的自己,长谷部低下头。“哎,不漂亮吗?”“不……”长谷部脸红了。“哈,真是可爱啊。”审神者抱住长谷部,“以你现在的外表和性格,还真是像一个爱操心大姐姐一样……”“主……”“要是我也有像你这样的姐姐该多好……”审神者的眼眸垂了下来。这时,审神者的手机响了。“我去接个电话。”“嗯。”
【审神者接电话时间】
  “啊……我有点急事要回现世一趟。抱歉了长谷部。”“没关系,若您让我等待的话,无论多久我都会等着。只要您还会回来接我……”“啊……每次你这么一说我就不想走了……可是这次是急事……我大概晚上会回来。”“主……”“有什么事晚上回来再说吧!”审神者摸了摸长谷部的头,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现在房间里就只剩下长谷部了。
  “以我现在的情况不能出去了……没有主的命令不能换掉这身衣服……”长谷部现在的内心是极其矛盾的。看来只能呆在审神者的房间里直到审神者晚上回来了……
  由于长谷部是刚刚参加夜战回来,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没有休息,他便在审神者的房间睡着了。
  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唔……我睡了多久?”他坐了起来,扶着额头。“从中午的时候吧?至少我看见你的时候就在睡了。”听见这个熟悉的声线之后,长谷部一脸惊恐的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烛台切!?”“长谷部君,下午好啊。”“不,这已经不是下午了……不对!为什么我会在我房间!?”“哦,是这样的,我原本想叫你和主来吃饭的,发现主回现世了,你穿成这样躺在主房间的地板上,然后我把你抱回你房间了。”“……”长谷部只是盯着烛台切,没有说话。“除了我没有人发现啦!”“那就好……”长谷部松了口气。“又是主干的吗?”“你管我,那是主命。”长谷部顿了顿,“那么,没什么事情请出去吧,这件事情不要对别人说。”长谷部用着平常和烛台切谈话的语气说。“就算是主命也不要一味的顺从啊……”烛台切说着,走到门口后,停了下来。“啊,我忘了点东西。”“什么?”烛台切走回长谷部面前,轻轻抬起对方的下巴,说:“我忘了做好事的奖励。”
【这一段就跳过吧,不会写也不敢写】
  晚上大概9点钟左右,审神者回来了。“哎?长谷部呢?他的甲胄,裤子,袜子和吊袜带还在这……”发现长谷部没有呆着自己的房间后,想,“也许趁其它刀们不注意的时候跑到自己的房间去了吧……去看看吧。”审神者捡起长谷部的装备后,向长谷部房间的方向走去。“哎?烛台切?”“哦,主从现世回来了啊。”走到房间门口就看见了烛台切从长谷部的房间出来了。“那个,长谷部……”“长谷部在房间里,但他睡着了,尽量不要打扰他。”然后,审神者被烛台切拖走了。“那个,长谷部的……”审神者看着手里的东西,又看看烛台切。烛台切停下了,拿走审神者手上的东西后,微笑着说:“我会交给他的。”
(审:烛台切你这个笑容意味深长啊……)

【长谷部嫁我!】
【长谷部性转好可爱!无论是长发还是短发我都喜欢!】
【睡不到长谷部我好伤心……】
【我也觉得这篇东西特别多槽点,尽管喷吧】
【自己觉得写的和shi一样……】

【关于四季三十题】

【对季节的了解不是很多,不会再有修改了……】
【顺序会很乱】
【偏向日式】
【日常向】
【之前的那篇就算了吧……不管他了】

【春日三十题】
1.积雪融化后的第一个花苞
2.逐渐回暖的天气
3.第一场春雨
4.雨后的嫩芽
5.春雷
6.连绵不断的小雨
7.春天的第一次大扫除
8.潮湿到要长蘑菇的角落
9.永远晾不干的衣服
10.衣服晾不干要去借他人的
11.湿漉漉的地板
12.地板太湿了,然后滑倒了
13.春日暖阳
14.去踏青吧
15.坐在草地上吃着便当看着远方
16.春风拂过脸上的感觉
17.花环
18.躺在草地上
19.蒲公英
20.犯春困
21.赏樱花
22.樱花落在你头上的样子
23.包着樱花的水信玄饼
24.将写好的祝福挂在樱花树上
25.被雨打落一地的樱花花瓣
26.种一些植物
27.映入眼帘的绿色
28.百花绽放的春天
29.下雨的次数变少了
30.听见蝉的叫声了

【夏日三十题】
1.越来越热的天气
2.换上夏天的衣物
3.听风铃和蝉的合唱
4.凉爽的夏夜
5.萤火虫
6.小风扇与被汗濡湿的我们
7.恼人的蚊子
8.打水仗
9.用冷水洗澡
10.阴晴不定的天空
11.倾盆大雨
12.雨后的空气与彩虹
13.冷饮
14.炽热的地面
15.去海边玩吧
16.堆沙堡
17.在海里游泳
18.海边的篝火晚会
19.享受海风的你
20.树荫下的小憇
21.去抓昆虫做标本
22.夏日的骄阳
23.闷热的下午
24.午睡
25.在屋顶上看星星
26.吃雪糕
27.在走廊上吃西瓜
28.无精打采的一天
29.刨冰
30.看见树上的果子了

【秋日三十题】
1.渐渐变红的枫叶
2.丰收的喜悦
3.丰收之后的第一顿晚餐
4.凉爽的秋风
5.夜枫飞舞
6.早上起来看见红色和黄色的地面
7.打扫庭院的落叶
8.将庭院的落叶堆弄乱
9.烤红薯
10.秋日夕阳
11.栗子的味道
12.漫步在枫叶大道上
13.拍去你头上的落叶
14.在枫树下牵着你的手
15.将枫叶做成书签
16.顺着秋风飞行的纸飞机
17.顺着小河漂流的落叶与纸船
18.秋千
19.稻荷神的故事
20.安静的秋夜
21.桂花糕的香味
22.秋天的蘑菇
23.拉面
24.叶子画
25.烤鱼
26.秋日的饮酒会
27.埋在落叶下的橡实
28.窗户上的霜花
29.秋天的颜色
30.天气开始变冷了呢

【冬日三十题】
1.下雪了
2.来玩雪吧
3.热乎乎的关东煮
4.将冰冷的手伸进别人的衣服里
5.打雪仗时被雪球正中脸部
6.等候之时的鲷鱼烧
7.被窝里
8.热水澡
9.围巾
10.穿的严严实实的你
11.热饮
12.从外面回来进入到一个有暖气的房间
13.用热水泡脚
14.早上不想起来
15.冬日阳光
16.扫雪
17.被冻干的衣服
18.瑞士卷
19.热巧克力和巧克力蛋糕
20.被冻红的鼻尖
21.雪中散步
22.对着窗户呵气,然后在上面画画
23.因为着凉感冒了
24.去泡温泉
25.暴风雪之夜
26.第二天早上看见的积雪
27.超大雪球
28.扑在雪地上
29.被炉与茶点
30.积雪融化了

【因为是南方人所以用了南方的天气情况】
【真的不了解季节】
【不嫌弃就好√】

【冬日三十题——18.瑞士卷】

【第二篇主压切】
【依旧是16岁的男审神者,觉得很……糟糕】
【我发现我很喜欢冬日三十题】
【文笔幼儿园注意】
【ooc注意】
【只是妄想】
【如果有雷的,可以选择不看√】
【可以喷,下手请轻点……】
  下雪了。
  审神者一边换上厚衣服,一边想着:“要和短刀们去玩雪,等一下先堆个雪人吧……要去借一下轻步兵的斗笠……”
  结果,玩的正欢的时候,被长谷部强行拉去整理房间了。“主,还是整理一下房间吧,乱糟糟的……”“也不怎么乱嘛……”审神者站在房间门口扫视了一下,心不在焉的说道。“主!”“好啦好啦,我收拾就是了……”审神者不情愿的走进房间,开始收拾房间。在收拾房间的时候,他在想:“长谷部变得很老妈子一样……看来不能让他和烛台切走的太近啊……”【烛台切:阿嚏!】
  在长谷部的监督之下,审神者完成了收拾房间的任务。“终于收拾好了……”审神者坐在地板上,看着周围。“那主,我先去忙别的了。”“等一下,长谷部。”审神者突然站了起来。“还有什么事吗?”“陪我玩一会,这是主命。”“……好吧。”“不要回答的那么勉强嘛!”审神者拉着长谷部的手,走进了房间,还不忘关上门。
  “所以,主想玩什么呢?”“请等一下。”审神者将刚刚整理好的被子拿出来,平铺在地上。“长谷部,躺在被子上。”“是。”长谷部走了过去,然后躺在主的被子上。“像这样?”尽管表面上很平静,其实内心很激动:“主盖过的被子……”“好的,准备好了!”审神者把被子连带长谷部的卷了起来,由于发生的太快了长谷部还没有反应过来。“完成了!长谷部味的瑞士卷!”审神者趴在被卷上面,开心的说。“瑞……士卷?”“是的!长谷部口味,审神者限定版!”审神者看着长谷部的眼睛,长谷部看见对方的眼睛里有星星。“主开心就好。”“那么,我开动啦!”“哎,主?您要干什么?等等,主!”……
  之后就审神者把长谷部干/了/个/爽。
  “放心啦,长谷部,我会对你负责的的。比较你现在是我的刃了。”事后,审神者拍了拍长谷部的肩膀,安慰着他。“主……”“好啦好啦,你先去洗澡吧,我出去看看有什么吃。”审神者这么说着,换上衣服。
  “歌仙,烛台切,厨房里还有什么吃的吗?”“当然,我们刚刚做好了一份瑞士卷。”歌仙说着,指了指桌子上的瑞士卷。“哎,今天运气挺好的嘛,一天就吃了两份瑞士卷。”“两份……”“瑞士卷?”歌仙和烛台切疑惑的看着审神者。“没什么,就当我没说好了。”审神者将一块瑞士卷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
【END】
【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
【写手本人疯了x】